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1983开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岁岁人安乐(最亮的星加更)

第一百二十七章 岁岁人安乐(最亮的星加更)

推荐阅读: 大医凌然九星霸体诀荣耀的华娱医统江山武炼巅峰废土指挥官我在末世有套房末日红警指挥官斩龙我在仙界打游戏

    “喂,是京城电视台么?”

    “哦哦,我没有新闻线索,我是一名普通的电力工人,现还在厂里值班。我昨天看了你们晚会,哎呀,真是太好了!难得有人关注我们这些特殊岗位,我已经两年没回家了,人家吃团圆饭,我跟同事在检修电路……没什么,就是感谢一下,谢谢你们,办了台好晚会!”

    “喂喂?是我么?是我么?”

    “啊!我想说啊,你们晚会太好看了,没想到京台也这么好看!那个小品我真喜欢……喂喂,这咋断了……”

    “喂?哦,我看了你们采访各行各业的那个录像,我是其中一名家属……就是,就是他这人比较闷,平时不会跟我说这些事,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所以我挺感谢你们,我们现在挺好的,谢谢你们!”

    “我最喜欢单田芳的评书,居然在电视上看着了,你们牛!”

    “哈哈,那个熊猫盼盼太可爱了,能不能送我一只?”

    三十儿一大早,京台的电话就被打爆了。

    现在传媒落后,不像后世春晚,随时播随时在微博上吐槽。大过年都休息,报纸什么的也暂时休刊,没人报道,只有电话打进来。

    但那也高兴啊!

    个个扬眉吐气,一位副台长亲自坐镇,汇拢各方反馈。同行的,下级单位的,上级单位的,乃至最上级的,都有电话过来。

    总体意见是:舞台粗糙,创新得当,贴近百姓,喜闻乐见。

    简单说,成功了!还是大获成功!

    “小刘啊,这次记你一首功,能在央视眼皮底下杀出重围,难得,难得!”

    “愧不敢当,都是大家的努力,我只能说幸不辱命!”

    刘迪可不敢明抢功劳,到底谁出的力多,群众眼睛是雪亮的。

    “哎,要没有你慧眼识人,有才华也发挥不出来嘛。”

    副台长处于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喝了二两酒那种,“对了,前期你找记者观看录制现场,报纸一片称赞,这个点子非常好。现在战役收官,有没有后续工作?”

    “呃……”

    刘迪顿了顿,从包里取出一份纸卷,“我们准备了这个,请您批示。”

    对方一瞧,上写:1987年京台春晚观众满意度调查。

    居然是一张问卷。

    有填写人的姓名,住址,联系方式,是否全程看完晚会,最喜欢哪个节目,还有哪些不足等等。

    “这个……”

    副台长有点醒酒,这东西太洋气了,就算自己捧刘迪,也不相信是他搞的。

    “我们打算利用这几天,去街头采访调查。一个是问卷,一个是摄影机采访,最后汇总,写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争取在初四弄出来,再跟报纸联系,巩固一下热度。”

    这年头没有正经的收视率调查,像后世传闻的,什么春晚百分之九十收视率,《红楼梦》百分之七十收视率,不晓得咋弄出来的。

    国内最大的收视率调查公司——央视索福瑞,1997年才成立!

    所以这份观众满意度问卷一拿出来,绝对是洋玩意。

    “你的点子?”

    “许,许非的。”

    “……”

    副台长又仔仔细细看了遍,叹道:“大才啊!有没有把握让他来台里?”

    “我试探过几次,恐怕不行,而且那边有李主任顶着,不好强行调动。”

    李沐原本也是副台长,上头重点培养的干部,不敢轻易交恶。

    “可惜,可惜。那小子在哪儿呢?”

    “昨天熬了半夜,回家睡觉去了。”

    “嗯,功劳不可抹杀。等过完节开个表彰大会,奖金也别吝啬,关系要打好。”

    “明白明白。”

    …………

    春节小院,老汉卧床。

    炉子早就冷了,借着被窝里的温度,许非蜷成一团,呼呼睡得正香。

    他昨天跟到十二点结束,又哈拉一会,到家都一点多了。加上这段太累,日上三竿还倒头不起。

    唉,年轻时就得保养啊,别等过三十了才保温杯泡枸杞,那已经不赶趟了。

    “砰砰砰!”

    “砰砰砰!”

    不知几点钟,许非一脸难受的被吵醒,那嗓门贼大,穿过院子直冲进卧室。

    “小许在家么?”

    “小许在家么?”

    啊啊啊啊啊!

    他抓了抓头发,只得起床,过去一开门,不禁吓了一跳。

    门外站了好些人,有街坊邻居,还有居委会的,一个个目光热切,丈母娘看女婿那种。

    “还没起来呢?哦也是,这段应该挺忙的,休息休息也好。”

    打头一个大妈抬脚就要进,许非身子一挡,“您等会儿,你们这是干什么?”

    “啧,还跟我们装!昨天晚会是不是有你?”

    “你是不是演《便衣警察》了?”

    “我都看着你了,跟林导演坐一桌,旁边就脑袋大脖子短那个,唱歌特棒!”

    “咱们街坊邻居的,干嘛瞒着啊?跟咱们说说,拍戏都怎么拍的?”

    什么鬼???

    许非迷糊半天才整明白,忙道:“误会误会,我是在剧组,但没参演。”

    “那你干嘛的?”

    “我美术设计。”

    “那是啥东西?”

    “就是负责电视剧好看,管管服装什么的。”

    “哦,裁缝啊!”

    众大妈兴致缺缺,拂袖而去,“走了走了,没劲!”

    砰!

    许非把门关上,糟心无比,一脚踢开葫芦,回屋继续睡觉。

    不睡觉干什么啊,京城一个亲人没有,大过年的也不好去朋友家,打个长途电话都费劲!

    “唉,凄惨的人儿!”

    许老师自怨自艾了一番,也不知道父母在家怎么样,那丫头有木有去看望,巴蜀今天冷不冷。

    …………

    转眼到了晚上。

    猫狗破例进了正房,围着暖和的炉子,炉子上烧着水。许非摆了张小饭桌,一盘饺子四个菜,外加一瓶酒。

    饺子是从单位食堂拿回来的,菜有一个羊脖子,一盘猪蹄,一盘带鱼,一碗鸡蛋汤。

    带鱼自己做的,又黑又糊。

    晚八点整,央视春晚开锣。

    开场是一首《祝岁歌》,接着一段腰鼓和舞蹈,紧跟第一个语言类节目,巩哥和刘伟的相声。

    巩哥还没有遇到他的真命天子——牛哥,说的没啥意思。

    许非暗自对比,觉得不咋滴,至少开场没有京台抓人,京台咔咔一段芭蕾,紧跟《带着小偷去相亲》,气氛一下子炒热。

    他看了七八个节目,都很一般,不是说不好,就中规中矩的没亮点。还请了个香港明星叶丽仪,唱了两首破歌。

    这届跟上届比,熟脸更多,笑林、李国盛、朱世慧,海淀银枪小霸王他爹——银枪老霸王等人纷纷亮相。

    他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直到《虎口遐想》的时候,终于认真起来。

    这个相声的来历,是姜老师和陈小二去看望女作家谌容,向她取取经。结果进门之后,反倒跟谌容的大儿子梁左相谈甚欢。

    第二天,梁左就拿来了一篇小说《虎口余生》。

    “天妒英才啊!”

    许非特别喜欢这位老哥,觉得他是国内少有的,真正懂喜剧真谛的家伙,可惜英年早逝。

    一直看了十几个节目,就《虎口遐想》和《血染的风采》算经典,随后还搞了个十佳运动员颁奖,李宁跳了跳鞍马。

    央视春晚一向以内容丰富,节目类型多样著称。因为面向全国观众,各方面人群都得照顾到。

    其实根本不可能,没有一样东西是被所有人喜欢的,除了钱。

    你想面面俱到,最后只能平庸杂乱。等到2000年过后,那会的春晚才叫操性,一首歌十几个人唱,观众还没认清脸呢,下一波又上来了。

    不过央视的气氛好,人多,演员好看,舞美漂亮,很多老百姓看晚会,就看这份热闹。

    到倒数第四个节目,许非精神了。

    “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我,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光照亮了我……”

    只见翔哥穿着红色小礼服,高大英俊,混血的面孔格外突出,在台上扭来扭去,激情四射。

    “哎哟,见证历史!见证历史!”

    许非自己干了一杯,仔细瞧,果真木有下半身镜头——导演觉得动作太骚气,硬是没给。

    这首歌的原唱,是爱尔兰的一个组The Nolans的歌曲《sexy music》,后被庄奴填词,高凌风翻唱。

    高凌风当时在湾湾是最红的男歌手,但传不到大陆,结果被翔哥占了便宜。其实就算高凌风来唱,也不见得火,不帅啊!

    最后时分,十二点敲钟。

    许非干了一瓶白酒,略感醉意,摇摇晃晃的走到院里。冬夜孤寒,四面灯光点点,家家户户传来晚会结束的歌声与欢呼。

    他全程对比了一番,觉得满意,在现有的条件下能做成那种程度,没辜负这番心血。

    有时候,做一件事情的真正价值,只有自己清楚。

    他拎过一挂小鞭,叼了根烟,抽了两口点着信子。

    “嗤嗤嗤!”

    信子开始冒白烟,又往院里一甩。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屋里的猫狗吓得一蹦,纷纷跑出来观瞧。

    许非站在台阶上,看着茫茫夜色,院中红灯,思绪飘出老远,亦愿年年花盛开,岁岁人安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